第二章 终于开撕

早上,我到超市去工作,发现有点不对劲,马尖酸正在和王总监说什么;

“他到底多厉害啊,我在这干10年了也没人表扬我”马尖酸声音充满了愤怒;

“人家就是比你勤快,你是在这混了10年知道么”王总监也直接说开了;

这时候我想躲也来不及了,马尖酸除了酸,眼睛还很尖,一下就看到我了;

“你过来”他很愤怒,“你说说看”

“说什么啊”王总监表示奇怪,“有什么好说的”

“是啊,说什么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;

“那么能干不知道说啥吗,凭什么我在这这么多年难道连个新人都不如,没功劳也有苦劳啊”

“是,有苦劳,每天都很苦”王总监有点无奈;

“王总监,你今天必须给我升组长”马尖酸提出了要求,看上去也合情合理,10年了,做个组长不过分啊,我私下想,这个组长以后还不好相处;

“按道理做10年做个组长不过分,但今天就是不行,哪有这样的”王总监表示莫名其妙,“组长是根据能力来的,不是你说行就行”

“你今天不给我升。。。我就辞职!”马尖酸豁出去了;老实说,我不太确定到底是发生什么了,但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,所以暂时我还是观察为好;

“哦,组织的损失啊,希望你以后飞黄腾达”王总监完全不屑;

马尖酸突然不说话了,从我身边走过,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,走了;

我有点替马惋惜,毕竟在这做10年,就这样做得不偿失,但也替他高兴,做了10年还是没有什么进展的话,早就应该换行了啊,可能他就是喜欢销售呢,这也说不准;

我跟王总监说了俩句不痛不痒的话,大家各自做事去了;

半日无语;

晚上我在家休息,王晓仁不知道为什么找我过来聊天,聊啥呢,原来他又想着什么投资;

“忙啥啊,你这一天天的好像都见不着人”晓仁悠悠的说话;

“没啥啊,就是到处打杂呗”

“做一天玩三天,做大神?”晓仁突然想到三和大神;

“我才不是,但好像也差不多了”其实我不太喜欢那种太放松的状态,,我隐隐约约觉得我是追求的人,可惜现在状态真有点像对日结很满足的状态,其实我是被逼的啊,现在毕业就是失业,能有啥办法呢,只怪自己在学校天天打游戏,没有早点做准备;

“要不要做点小生意?”他话锋一转;

“嗯,继续讲,听着”我措手不及,虽然也不抱太大希望他要说啥;

“好!”他咽了一口口水,感觉有点激动似的“感觉这边卖点数码产品比较靠谱,我听说他们在网吧卖移动硬盘什么的”

“就这啊,那能赚到吗?挨个去问啊,人家能要吗”果然是歪不拉机的点子,我表示了一下怀疑;其实我对超市销售还挺有成就感,虽然赚的不多,有时候就是这样,通过辛苦赚到的钱更有成就感;

“那谁知道,折腾一下呗”晓仁有点沮丧,但还想怂恿我一把;

“没本钱,不靠谱,不折腾了”我直接说不了;

“你就发不了财。。。。想想吧,我先走了”王晓仁聊的不高兴,准备走人;

“再说吧”我也在想别的问题;

王晓仁正准备出去,这时候走廊有人来了,仔细一看,谁啊,马尖酸来了!

我一翻身一看,马尖酸真找上门来了,从他表情来看就是要搞事;

王晓仁知道这人,虽然来这没多久,但我经常跟他聊到这个人;

“哟,酸酸甜甜就是你啊,要搞事啊”王晓仁直接怼;

“哪个小人在说话啊”尖酸也认识我这同学,而且好歹也练过几年销售,说话也是有腔有调的;

“这是要干嘛啊,看你那脸色咋就那么不好看呢”王晓仁继续怼;

“我来找他,你一边去”马尖酸马脸一拉,直截了当,想要进屋;

“酸啊,今天的事跟我没关系啊,我啥都不知道啊”我得说点啥了,人都上屋来了,但我不想惹麻烦,人家都光脚的了,没必要再去踩一脚;

“哟,说话就是好听,撇的那是真干净,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哈哈”尖酸发出了有点酸又有点变态还有点恐怖的笑声,如果周围有人,那回头率肯定特高,但恰好周围没人,所以当时的氛围从他的角度来说有点减分;

“我不想惹麻烦,再说你自己辞职的,也没人逼你,你来这啥意思”我也有点莫名其妙的怒了;

“没啥,说道说道还不行吗”尖酸好像也不是特别的生气,但我得悠着点,他这人有点摸不透的;

“行了,说完了就走”晓仁看不下去了;

“关你什么事,你是什么玩意,跟着惨呼啥啊”尖酸突然声音一高,看上去激动起来了,感觉就希望被人点起来一样,然后恰好有人点着了;

“咋啦,你想干什么啊,瞅你那酸样!”王晓仁直接站起来冲到尖酸前面;

“仗人多啊,行啊,你等着”尖酸谋略还是可以,虽然战术有点古怪,他现在一看人多怕吃亏,好像要撤;果然,他边走边骂的走了,临走还说等着啊;

我有点担心他待会再来,叫晓仁待会再走,晓仁说要回去睡觉了,还说哪那么大胆子,这白石洲到处都是人,谅他也不敢干嘛。
那行吧,道别各自回去休息了。

过了一俩天,也没发生什么,但我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;想想得了,有事也拦不住,想那么多干嘛,我继续整我的事情,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工作早点离开这;想想吧,干个销售都能碰到这号人,自己辞职还能找别人说道;白石洲这地方指定没法长期呆;

说有事,还就真有事情了,有个墨菲定律,你越不想那事发生他就越来事,对,就是这么形容的;

这天晚上我在家睡不着,有点闷热,就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上的纹理,感觉那些纹理平时不注意,其实好像挺有艺术感的;后来不知咋的,迷迷糊糊的还是睡过去了;

迷迷糊糊我听到走廊有点走路声,心想这谁啊,大晚上的;寻思谁起来上洗手间吧,继续睡我的吧;

然而我又听到声音近了,我想这有点诡异了,但还是不想动,心想是老鼠吧;

再接着,我感觉我家进人了,我一激灵,起身一看,妈呀,真有一个人站床前,我还没看清楚是谁,突然头上感觉挨了一重击,然后感觉周围环境都是歪的;这下我知道了,我被攻击了,我就这么半晕状态的歪倒在地上,迷糊中感觉那个黑影要撤,隐约听那黑影说:
“逞能,能啊,早就不想干的了,非要出来垫背,算你自己点背”

然后我就睡过去了;

我还做了一个梦,又梦见好多的纸钞从天而降,但是我头那个痛啊,以致于根本不想去捡那钱;

是梦都得醒,是的,我睁开眼了,这应该是早上了吧,天都亮了,我还躺在地上,是的,我睡一晚上水泥地,别着凉了吧,感觉头还是痛,这下手真狠;

我挣扎着起来了,然后我看到地上一小点血迹,是我的吗,我摸摸头,没出血啊,就是痛; 再顺着血迹一路看过去,我整个人感觉掉冰窟窿一样的,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 


上一章


下一章

 

zuanzike@Gamil.com(US)

zuanzike@qq.com(Asia) phone: 0755-26985156(Asia)

Copyright2012-2018@DRILL Games(钻子游戏). All Rights Reserved
粤ICP备10064184号-1